中心郭永平副教授主讲第90期“鉴知”青年学术工作坊
作者:社会史中心 上传日期: 2017-12-04 阅读次数:

       2017年11月29日晚7点,中心郭永平副教授作了题为《从革命到改革——“学大寨”的缘起、历程及“大寨学”的创建》的学术报告,报告由常利兵副教授主持,中心全体师生参加了本次学术报告。

       报告由引言及正文五个部分组成:在引言部分,郭老师从共产主义文明的特殊性谈起,逐渐引入对大寨的讲述。第一部分讲述“从大寨的被发现到农业学大寨运动”,阐述了历史时期大寨恶劣的自然生态环境,这也是大寨精神产生的自然生态基础。具体来说,大寨艰苦的自然环境使得村民们必须艰苦奋斗,这也是生存的基本需要。从20世纪五十年代开始,在大寨人的努力,新闻媒体的宣传、地方政府的“帮助”之下,这个原本普通的村庄逐渐进入了国家的视野,最终被树立为全国典型。大寨典型的树立是内因与外因结合,也是必然性与偶然性的结合。第二部分是“学大寨的研究路径与成果展望”。学界已有的成果有三个特点,分别是时代的分割、内容的局限、视角的单一。在既有成果之上,提炼出新的理论模式与研究范式,这是“大寨学”创建的基础。第三部分是创建大寨学的意义。大寨学的创建,实际上是要从人类学传统的对于边缘族群、小传统文化的研究转换到对于大历史和重大问题的讨论。在社会科学的本土化的背景下,大寨学的创建的探索可以深化“国家——村庄”关系的研究,也是在回应弗里德曼“社会人类学中国时代”对于中国人类学提出的期望。第四部分是怎样开展“大寨学”的研究。要开展“大寨学”的研究,需要从概念、视角、理论、方法等方面着手,打通集体化时代和后集体化时代,关注革命与改革时代的延续和断裂,从国家的历史走向人的历史,并提出新的理论解释框架。第五部分是结语,阐述了文明史的书写何以成为可能的问题。20世纪80年代后,农业社会、工业社会、后工业社会;传统社会、现代社会、后现代社会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“社会主义新传统”。选取大寨这个在集体化时代“中国文明、世界知道”,在后集体化时代又被树立为全国典型的村庄,阐述大寨研究的缘起、历程,以及“大寨学”创建的意义,将大寨研究提升到“大寨学”的高度,不仅可以更新其社会学的理论范式,而且还能深化对共产主义文明史的理解。

       报告结束后,中心师生围绕“大寨学”的范式问题、大寨在共产主义文明中的定位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。